中国民主同盟张家港市委员会 联系我们

为打造“零碳”“无废”城市奔跑追梦

为打造“零碳”“无废”城市奔跑追梦

                                           ——民盟张家港市暨阳支部  顾耀欣

在最近两年时间里,我围绕“零碳城市”和“无废城市”这两个近乎梦想的目标,加强调研,建言献策。

提到“零碳城市”,从经济角度看,要想完全做到很难,甚至是不可能的,是一个梦想。但从终极目标看,却有可能在前沿理念和先进技术指导下,实现一个“无限接近零碳”的理想状态。先说理念,国内外有关城市和国际组织提出的目标、规划及步骤令人振奋:2009年,丹麦哥本哈根市政府提出到2025年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零碳排放城市”,从此国外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沿用“零碳城市”这个概念;我国更多城市只提“低碳城市”,但也有我省扬中市响亮创建“零碳绿岛”,即“零碳城市”。有关国际协定、报告更是放眼全球先声夺人,《巴黎协定》承诺控制升温1.5℃大目标下,煤炭在全球电力供应中的比例将在2050年降至接近于零,可再生能源占比应达到70%-85%,工业二氧化碳排放比2010年低75%-90%;2015年6月,世界银行研究报告提出,到2100年达到零排放,并采取三个步骤实现“无碳未来”;距此报告仅过三年——2018年10月,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委会特别报告又将世界银行目标“杀半”提前了50-60年,即2050年甚至是2040年“实现零排放”。这都表明,一个城市乃至全球实现零排放极有可能,也不遥远。也表明,我国未来10至20年,是很多城市从低碳走向零碳的关键阶段,这期间,无论追求低碳还是零碳,都体现持续致力减排直至消除碳排放的坚定决心。

具体落实到一个城市,还要有路径指引和技术支撑。张家港市“十二五”期间,以年均4.18%的能源消费增速、2.39%的碳排放增速,支撑了年均8.31%的经济增速。尽管如此,全市2017年仍有7100多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国同期总量(约118.54亿吨)的0.6%,而地区生产总值(2606.05亿元)只占全国总量(82.71万亿元)的0.3%,GDP贡献率只有碳排放的一半,人均碳排放量更达全国水平的10倍以上。据此,不要说“零碳”,就是“低碳”也无异于做梦。但这个梦我还是做了,且大胆提出了《构建零碳区和低碳城市的建议》。主要举措除了在排放重头强减排和尽可能提升清洁、可再生能源占比促减排之外,一是要突出掌握碳捕集与封存技术仅凭全市能源消耗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就有可能在苏南乃至长三角造就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碳交易市场。然而,从现有的减排技术与减排空间来看,大多数纳入配额交易的企业通常是售出少而购进多,减排实质意义并不大。要使碳排放交易举措真正发挥作用,取得实效,相关高碳企业必须首先引进并掌握碳捕集与封存技术,这是目前唯一能使工业用能和电厂碳基燃料减少90%二氧化碳排量的新技术。只有不计成本,舍得投入,掌握了这一关键技术,才能使能源高耗企业占全市90%的碳排放量得到显著下降。届时,必然会促成外来“买碳”企业数量和本地“卖碳”企业数量的同步增长,从而大大活跃碳交易市场。二是要突出形成碳捕集与利用产业全市大高碳行业钢铁、电力、化工每年6500万吨左右的碳排放量,足以建设60多个类似陕西延长集团百万吨碳捕集和封存项目。十年前上海第二电厂年捕集10万吨碳排量实现3000-4000万元销售收入计,张家港市完全有可能生成千亿级碳捕集产业集群及行业龙头。同时,伴随着捕集与封存的碳资源得到有效利用,如变身为肥料、原料、液体燃料、碳纤维复合材料,尤其是伴随着二氧化碳加氢制油技术呈较大规模产业化的趋势,相关企业如能尽早介入,便又有可能生成二氧化碳资源化利用的千亿级产业。这对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低碳产业加速发展以及打造零碳区和低碳城市取得实质性、突破性进展,意义特别重大。

这个建议不但列入今年初市政协大会发言(口头),而且被市委书记点评最多,尤其是碳交易、碳捕集和碳资源利用等市场手段被认为是可以探索的“一个思路”。在我看来,这是“梦想”转入“议程”的一个开端。

再说“无废城市”,也是近乎做梦。

起先,只想提出“全链条构建循环型产业体系”的建议,只想把生产生活中的各类废弃物作为资源,更多加以利用与循环,促进自然资源消耗和环境负担降到最低程度。但很快又觉得不如干脆再做一个“无废城市”或“全域无废经济”的梦来得过瘾,且把建议标题改为“加快发展循环经济,着力打造‘无废城市’”。这样改也是梦想使然,因为我想,只有“无废城市”才是循环经济或“完全循环经济”所能达成的“无限接近零废弃”的理想状态、终极目标。其实这也不算稀罕,如,荷兰已宣布致力于2050年实现“零废弃经济”,届时全国经济将完全依靠可重复使用的原材料,而我国顶层及相关大型国企早已“入梦”:今年1月,国办印发《“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方案》;3月,生态环境部宣布启动“无废城市”试点筛选并于5月确定11个城市开展“无废城市”试点,还选定5个作为特例的新区、开发区、生态城、县和县级市参照“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一并推动。与此同时,中国节能旗下中国环保也将在长江经济带打造“无废经济带”。现在的问题是,张家港作为县级市以及苏州作为地级市,均未列入上述“11+5”的“无废城市”试点,我还要为此追梦吗?答曰:要!理由正如生态环保部邱启文司长所说:“‘无废城市’并不是没有废物产生,也不意味着废物都能全部综合利用,而是一种先进的城市管理理念,旨在最终实现城市固体废弃物产生量最小、资源利用充分、处置安全的终极目标。”国外理念相仿,如,欧盟发布的“零废物计划”和“循环经济一揽子计划”,是通过深化循环经济,推动产品、材料和资源的经济价值维持时间最大化、废物产生量最小化;新加坡提出迈向“零废物”的国家愿景,是通过减量、再利用和再循环,努力实现食物和原料无浪费,并尽可能将其再利用和回收。这都表明,“无废城市”对所有城市来说,都需要长期的探索和实践。既如此,无论试点与否,都是坐而论不如起而行,都应及早奔跑追梦。

“无废城市”之梦怎么追?主要路径还是探究先行地区并结合本地实际,从产业园、产业链包括供应链上延伸拓展:一是引进和创新工业废弃物处理的完整产业链模式。如,借鉴无锡“中天固废”逐步形成半导体、化工行业产生废物/液处置、再生利用(提取酸、碱、贵金属、活性碳再利用等)、无害化处置(污水提取氮磷等)等完整产业链,为本地同类行业企业走向零废弃经济及向完全循环经济过渡铺路搭桥;又如,调研余姚“中意宁波生态园”,重点调研该园“工业废弃物综合处理项目”,借鉴生成本地更多行业企业所需的废物处理、再生利用、无害化处理等完整产业链,促进本地区将全域制造业各产业上游的废弃物作为下游产业的资源,充分循环利用。二是引进和创新集约式和分布式相结合的固废治理产业园模式。主要了解和借鉴“无废经济带”的集约式综合固废治理产业园和分布式有机固废治理生态园办法,集约建设焚烧发电系统、资源化利用系统和兜底填埋场,不但使综合固废治理产业园内实现设施共享、物质循环和能源梯级利用,而且对城市各类固废和农村分类而来的干垃圾进行保底处理;分布式处理城市和农村不适合长距离运输的有机废物,并将其中无法利用部分通过环境物流链收运到集约式综合固废治理产业园进行保底处理,实现城乡固废处理“双保底”并使“无废城市”成为可能。三是创新完善环境物流链等绿色供应链,增强各类废弃物兜底处理能力。重点针对物流链上收运系统和大量中小企业与其他企业存在的绿色供应链关系,对核心产业园、核心企业及上下游制造、服务型实体采取一链一策、一抓一串,取得完整链接和兜底治理成效。

说完了两个梦想及其追寻,一个体会是,所谓“追梦”,其实包含了初心和使命,初心和使命又是一个民族和政党走向复兴、不断前行的希望所在和根本动力,对于一个奋斗者和民盟人,则体现不断求索的品格和必须恪尽的责守。同时,初心和使命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作为新时代的民盟人,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要格外珍惜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进程的机会,紧密围绕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尤其是对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的强烈渴盼,精准提出一些更具针对性、开创性的改革建议,为早日完善循环产业体系并为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追寻新梦想,积蓄新动能。

 

张家港民盟市委办公室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张家港市国脉大厦   传真:0512-58238921   

苏ICP备10207336号   CopyRight © 2003 -